达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娱乐

社会力量办文化构建公共文化新格局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8 00:49:00

社会力量办文化 构建公共文化新格局

【光明 文化聚焦 现象级】

1月14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》。《意见》强调,公共文化建设要 引入市场机制,激发各类社会主体参与公共文化服务的积极性,提供多样化的产品和服务,增强发展活力 。群众的需求和政策的支持,为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。当下,参与公共文化建设的社会力量犹如刚露角的小荷,为各地的公共文化空间增添了一抹亮色,为各地的公共文化活动注入了一缕生机。同时,跟所有新生事物一样,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,也遇到了成长的烦恼,面临着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社会组织办成了政府一直以来想办的事情

地处成都市青羊区西郊的中坝社区,居住着4000多位 新市民 ,他们大多是近些年随着城市化进程而进城的农民。如何让这些 新市民 在物质上实现城市化的同时,进一步实现精神的城市化,一直考验着当地的管理者。

七八年前,当地文化部门曾实施 妇女文化提升计划 ,试图以家庭妇女文化素质的提升来带动整个家庭的精神城市化,但由于种种原因,效果并不明显。

当地文化部门正有些沮丧时,2014年3月,一个名为 妈妈家 的 民非 组织在当地成立。 妈妈家 以 启民智、树新风 为目的,希望通过为社区居民提供服务和组织社区活动,培养社区居民感恩向上的生命观、家庭和谐的家风以及邻里包容互助的精神。

该组织的理念与当地政府多年的愿望不谋而合。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, 妈妈家 的个社区项目落地中坝社区。

在中坝社区 妈妈家 活动中心,可以看到,有的妇女在学习刺绣,有的在学习编织,还有的在彼此切磋厨艺。

活动远不止你看到的这些。 中坝社区 妈妈家 项目负责人舒畅介绍,这里还有儿童早教、青少年社区素质课堂、老年保健养生课堂、家庭读书会、周末亲子厨房等常规活动,每个月组织邻里开心换房、邻里爱心帮、邻里才艺大展示等各种社区活动。

社区居民吴素霞自 妈妈家 成立就经常前来参加活动,现在 她的羌绣水平已经能当师傅了 。目前, 妈妈家 的服务范围已经超越了中坝一个社区,服务的市民达到2万人之多。

政府给 妈妈家 免费提供活动场所,代缴水、电、等费用,并以购买服务的形式向 妈妈家 支付一定的费用。 青羊区文体旅游局副局长杨喆话锋一转: 关键不在于政府花钱的多少,而在于通过将社会力量引入公共文化建设,办成了政府一直以来想办而办不成或办不好的事情。

社会力量像乡村公共文化建设中的毛细血管,帮助政府把服务的触角延伸到了乡村的一公里

国家为解决农民看书难问题,近些年投入巨资在全国农村兴建了60多万个农家书屋,基本实现了全覆盖。然而,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农家书屋的利用率并不高。

成都市大邑县文广新局副局长陈奇以该县200多个村的农家书屋为例介绍说,这些农家书屋有的建在村干部家里,有的建在村委会,没有一个是专人管理的,非常不方便村民借阅。有的农家书屋建成后,甚至把门一锁了事。现实中, 很多农家书屋里的书都躺在那里睡觉 。

成都市 3+2读书荟 的介入,一下子让大邑县的农家书屋热闹起来,也唤醒了沉睡的图书资源。

总部设在大邑县杨古镇的 3+2读书荟 ,是一个民间公益阅读推广机构和知识分享平台,它以 互助式公益 和 书馆+志愿者+读书荟 的模式,积极推动乡村阅读活动。

3+2读书荟 ,目前自办7家书馆,托管2家农家书屋。托管农家书屋后, 3+2读书荟 首先为每个农家书屋配备了一名专职工作人员,保证农家书屋的大门随时为村民开放。

此外,我们还努力推进农家书屋的规范化,提升专业化服务水平。 据 3+2读书荟 负责人李佳介绍,他们接管农家书屋后,为每一册图书都分门别类进行了编号,以方便村民借阅。他们还让各农家书屋和书馆之间的图书流动起来,彼此实现了图书资源共享。为了普及知识、指导村民的阅读活动,他们定期在各农家书屋举办知识讲座和各种读书会。 3+2读书荟 ,像一条鲶鱼,把大邑县的乡村阅读环境,一下子搅动了起来。

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 3+2读书荟 自办的各种书馆,跟农家书屋和乡镇文化站一样,完全向社会免费开放,而且设施更齐全,阅读环境更好,这在农家书屋和乡镇文化站之外,进一步增加了乡村图书资源的供给。

3+2读书荟 这些社会力量,就像乡村公共文化建设中的毛细血管,帮助政府把服务的触角延伸到了乡村的一公里。 陈奇说。

跟所有新生事物一样,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,也遇到了成长的烦恼,面临着需要解决的问题

跟所有新生事物一样,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,也遇到了成长的烦恼,面临着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在成都市文化局社文处处长王健看来,当下直接的问题就是政府职能和一些政府官员的观念尚未转变过来。

让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,政府必须先转变职能,由办文化变管文化,实现管办分离。只有政府从具体办文化的领域中退出来,社会力量才有可能走进去。 王健说。

与此同时,整个社会对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的实质仍认识不够。 公共文化为大家,公共文化大家办 应该是公共文化建设的标准范式。因此,参与公共文化建设的不应仅是政府和社会组织,还应包括每一个人。不管是 妈妈家 ,还是 3+2读书荟 ,基本都是政府投入硬件,社会组织负责运营,而广大志愿者和居(村)民才是各项活动的主体。如果没有个体的参与和支持,任何公共文化活动都是不可持续的。

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还面临着一些技术性障碍。比如, 妈妈家 负责人舒畅就反映,作为公益性社会组织,他们每年仍然要交不少的税,这使得他们本不宽裕的经费更显得捉襟见肘。此外,按照现行政策,企业投入公共文化建设的资金并不能抵税,因此很多企业宁愿把钱投给各种基金会,也不愿参与公共文化建设,只因投给基金会能够抵税。

此外,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的途径相对单一,目前主要通过向政府出售服务来实现。正如文化部副部长杨志今1月21日所言,下一步要努力探索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的实现路径。通过体制机制创新,我国 将逐步形成政府、市场、社会共同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新格局 。(韩业庭)

正版星力诚信平台
瘦瘦包
旧机床回收

相关推荐